·设为首页 ·加入收藏 ·联系我们·繁体中文
信息检索:
 
松萝茶-“哥德堡号”的松萝茶

发布日期:2007-7-25   被阅读7914次

 
 

    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瑞典的“哥德堡号”沉船残骸被打捞出水,深埋海底两个多世纪的沉船货物,吸引全球人的眼光。

    《中华茶叶五千年》记载:1993年9月,沉船的茶叶等珍品在上海市博物馆展出,370吨茶叶,共2000多只茶箱,浸没海底239年,多数已霉烂。由于锡罐封装严密,未受水浸变质,实物展品中有茶箱(每箱约90公斤,茶叶结成团块状)、罐装茶(瓷质或锡制罐封装的茶叶色泽灰黑无光泽,但尚成条形)和瓷质茶壶、茶杯、茶盘及储茶罐。经品测,打捞出的茶叶为清乾隆时代出口的中国武夷茶和松萝茶。

     有人对打捞出来的茶进行泡饮品尝,竟然还有淡淡的茶香。

     明清时期,松萝茶就名声显赫,不同凡响

     明代是中国散茶崛起的时代,松萝茶可谓是其中杰出的代表。

     松萝茶产于松萝山。松萝山在徽州府休宁县北,今属万安镇福寺村。这里北望黄山,南看白岳,形势独胜,路径崎岖。仰望峭壁悬空,松萝交映;俯视石峡流水,幽静清凉。唐时这里建有松萝庵,元代改为寄萝庵,相传庵里藏有金佛一尊。清代建有大悲殿,现存仍有云老洞、天池、天灵门、经堂、禅室遗址等胜迹。因这一带风景秀丽,有“松萝雪霁”之誉,为海阳八景之一。“双峡中分一径通,宝坊遥隔片云东。四时山色涵空翠,万折泉声泻断虹。清爱竹孙穿冻雪,静闻松子落香风。登高两屐吾方健,携手无因得赞公。”这是明代休宁学士程敏政吟咏松萝山的诗句,足见当时的松萝山景致迷人,类似歌咏松萝山的古诗古词也还很多。

     关于松萝茶名的由来传说较多。如清代《亦复如是》说,由“猴子采松果”得来,而休宁当地人说,是松萝庵的古缸之水倒地孕育成茶。这些故事神奇浪漫,无疑寄托了茶人的美好愿望,烘托了松萝茶的身价,使松萝茶有了丰厚的文化色彩。科学地说,松萝茶的得名是因松萝山而来,这在明万历《休宁县志》中记载得十分清楚:“邑之镇北曰松萝,以多松名,茶未有也。远麓为瑯源,近种茶株,山僧偶得制法,遂托松萝,名噪一时。”由此得知,松萝茶又名瑯源松萝。

     松萝问世后,声名雀起,乃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,几乎成了整个徽州茶叶的总称。如《歙县志》云:“茶概曰松萝。而歙产本轶松萝上者,亦袭其名,不知佳妙自擅地灵,若所谓紫霞、太函、幕山、金竺,岁产原不多得;其余若蒋村、径岭、北湾、茆舍、大庙、潘村、大塘诸种,皆谓之北源。北源自北源,又何必定署松萝也,然而称名者久矣。”类似记载在《徽州府志》、《黟县志》、《婺源县志》等方志中也随处可见。

    “不风不雨正晴和,翠竹亭亭好节柯。最爱晚凉佳客至,一壶新茗泡松萝。”这是清代著名画家郑板桥赞颂松萝茶的名句。松萝茶之所以如此声名雀起,原因在于两个方面:一是在于它独特的品质;二是由于它独特的制作方法。

     松萝山具有一流的生态,这里土质肥沃,避风朝阳,春夏季几乎终日笼罩在雨雾之中,年降雨在1600毫米以上,年平均气温为16.2°C,无霜期230天。山上乔木有松杉檫枫等三十余种,灌木有杜鹃继木等近百种。松萝山茶园分布在海拔600-700米之间,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为松萝茶的生长提供了优越条件,孕育出松萝茶独特的品质。其外形条索紧卷匀壮,色泽银绿光滑,滋味浓厚略苦,带橄榄味清香,汤色明亮,香气浓郁,素有色重、香重、味重“三重”的特点。《万历野获编》有“奇味薏米酒,绝顶松萝茶”的赞语。松萝茶还含有多种人体需要的营养物质,据科学测定,每百克松萝茶中,维生素c的含量达170毫克,果胶3、16%、碳水化合物3、92%、咖啡碱4、05%、多酞类27、39%,此外还含有丰富的亮氨酸、苯丙氨酸、茶氨酸、谷氨酸、天门冬氨酸等17种氨基酸,以及矿物元素等有机化合物,具有奇特的药用功效。明代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、清康熙张略玉的《本经逢源》,以及《兹惠小编》、《梁氏集验》和《中药大辞典》等医著中均有记载。我国许多名医也常以松萝茶配合其他药物治疗高血压、肾脏病、冠心病、红白痢疾等疾病,且疗效明显,故松萝茶素有“药茶”之称。

     松萝除具有独特的品质以外,更重要的是它独树一帜的制作技术,历代来倍受推崇。万历年间,曾在徽州任职的龙膺曾经亲眼见过制作松萝,印象深刻,他将所见所闻记入《蒙史》:“予理新安时,入松萝,亲见之,为书茶僧卷。其制法用铛磨擦光净,以干松枝为薪,炊热候微炙手,将嫩茶一握置铛中,札札有声,急手炒匀,出之箕上。箕用细篾为之,薄摊箕内,用扇扇冷。略加揉捻,再略炒,另入文火铛焙干,色如翡翠。”这种制法沿袭几十年后,到崇祯年间有人著述一本名为《茶笺》的茶书,再次提到:“茶初摘时,须拣去枝梗老叶,惟取嫩叶,又须去尖与柄,恐其易焦,此松萝法也。炒时须一人从旁扇之,以怯热气,否则色香味俱减。予所亲试,扇者色翠,不扇色黄。炒起出铛时,置大瓷盘中,乃须急扇,令热气消退。以手重揉之,再散入铛,文火炒于入焙。盖揉则津上浮,点时香味易出。”两相比较,后者记录的制法就更加成熟了。

     松萝茶在茶史上有了很高的地位,名声日响,便频频出现在各种古籍中。有人对此作过统计,“自公元1608年至1811年,明清两代学者在专著中论及松萝茶的就达18处之多”。

     明人许次纾的《茶疏》是在茶坛较有影响的茶著,书中提到了松萝茶,这在古籍中属于首次:“若歙之松罗,吴之虎丘,钱塘之龙井,香气浓郁,并可雁行于颉颃。”

     明人熊明遇在《罗  茶记》(空白处为一“山”和“介”组成的上下结构字)中用对比手法介绍了松萝茶,“松萝香重,六安味苦而香与松萝同。”“若取青绿,则天池、松萝及  之最下者,虽冬月,色亦如苔衣何足为妙。”这是一部论茶专著,对松萝的香气和茶色作出评价也属首次。

     明人冯时可的《茶录》记述各种名茶,其中对松萝茶用了较多的文字描述,内容涉及松萝的由来、市场、香味等。

     明人罗廪的《茶解》介绍了自己游览松萝山“亲见方长老制茶”之事,并简略地交待了松萝茶的制法和影响。“其法,将茶摘去筋脉,银铫炒制。今各山悉仿其法,真伪亦难辨别。”

     明人徐_(空白处为一“火”加“勃”的左右结构字)的《茗谭》是一本杂记性质茶著,书中记述这样的一件事,说是作者自己到松萝山欲买松萝茶,“无以应,往往赝售,”继而对市场上的松萝产生疑问。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松萝茶担忧。

     明人黄龙德的《茶说》对松萝茶倾注深情,说“真松萝出自僧大方所制,烹之色若绿筠,香若兰蕙,味若甘露,虽经日而色香味竟如初烹而终不易。”并说“宣池等产,尽假松萝之号。”还说欲得松萝真味,就要在火候器具和饮法上下工夫,否则就“不能独全其天”。同时言明“即有瓮中百斛金陵春,当不易吾炉头七碗松萝茗。”

     明人闻龙在《茶笺》里描述了松萝的制法,强调“扇”功在制作时的作用,角度独特。

清人陆廷灿的《续茶经》是一本价值较高的茶著,书中除多处提到松萝茶,还摘录了吴从先《茗说》里一段关于松萝茶籽的记载,这也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 为什么松萝茶有如此至高无上的地位?

     笔者分析,自古以来中国奉行煮茶斗茶,即将茶叶制成饼茶团茶,用时捣碎煮饮。元亡明立,朱元璋登基称帝,虽然拥有万人之上的显赫地位,但是骨子里仍持有农民式的质朴,他厌恶历代煮茶斗茶那套复杂繁琐的程式,喜欢直来直去的简捷明快,于是下令天下“罢造龙团”,推行散茶。松萝制法恰合时宜,逐渐演绎为风尚,荣登散茶峰巅,各地纷纷仿效,松萝的地位便日渐高长。

     松萝的盛行,还带动了后来屯绿的崛起,据茶史学者傅宏镇先生考证:屯溪绿茶创制于1820年左右,婺源东乡有俞德和、俞德昌、胡源馨、金龙泰等家茶号,精心创制一千多箱高级绿眉茶,直运香港,销给东印度公司,因销路好,利润高,屯溪茶号立即仿效,经营绿茶外销。更著权威的《中国名茶志》载“休宁松萝山的松萝茶作为炒青型名茶鼻祖,创制于明初。到明代中后期已远近闻名,明末清初松萝制法已传播到安徽南北和赣鄂闽诸省,成为一大宗茶品。”

     另有人说,屯绿是由松萝茶加工演化而来,产于休宁、歙县、婺源和黟县、祁县、绩溪县等毗邻地区。《清史稿•地理志》称屯溪为“茶务都会”,徽州六县、浙西、赣北的茶也在此集散,故称“屯绿”,在国际茶市上称屯溪茶。

     这些说法分别从不同的角度,阐明了屯绿的由来,关键是说屯绿承袭了松萝的制法要领,乃至有人说“松萝是屯绿的始祖”,这话并不过分。

     广州口岸,是徽商启动松萝茶外销欧洲的平台

     正因为松萝有了如日中天的名气,继而被外商选中,畅销欧洲便是顺理成章了。

     鸦片战争前,清政府规定茶叶外销只有恰克图和广州两个口岸。北口岸恰克图仅对俄国开放,南口岸广州对英国、荷兰、法国等西方国家开放,即广州就是海上贸易的通道。鸦片战争后,这种局面得以改变,那是后话。

     中国茶叶最早传入欧洲是1610年从荷兰人开始的。王玲的《中国茶文化》载:“1607年,荷兰海船来到其殖民地爪洼,不久来到我国澳门,运载中国绿茶,然后辗转运载,于1610年回欧洲。这是西方人从东方殖民地转运茶的开始,也是从我国向西欧输入茶的开始。1637年,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船只又来广州运去茶叶,从此中英茶叶贸易也开始了。此后瑞典、荷兰、丹麦、法国、西班牙、葡萄牙、德国、匈牙利等国每年都从中国运走大批的茶叶。“茶叶刚到欧洲,人们对这种饮料还不十分熟悉。据说,直到十八世纪初不少人仍抱有怀疑。当时咖啡也开始引入欧洲,许多人对这两种新奇的饮料看法不一致。相传瑞典王斯塔夫三世为弄个水落石出,找了两个牢中的死囚犯作试验。这两个人还是双胞胎,国王说,如果他们同意试验,可以免除死刑,让他们活下去。既然早晚不免一死,试验或许有生的可能,兄弟俩当然同意。于是,一人每天饮几杯咖啡,另一个每天饮几杯茶。试验获得空前成功,兄弟俩活了多年没发生问题,喝茶的那位还活到八十三岁高龄。就这样,中国茶终于获得整个欧洲世界的承认。”

     中国茶得到整个欧洲世界的承认,毫无疑问要包括当时就闻名遐尔的松萝茶。
 
     清末,“由于茶叶输出不断扩大,外商来广州争购茶叶者日益增多,满清政府于公元1720年派出一名官员,或叫‘皇商’(公行),在广州办理对外贸易事务,外商购买茶叶必须通过皇商。公元1728年,法国首先在广州建立商业据点,随后瑞典、丹麦、奥地利、荷兰等也相继设立工厂。“雍正九年(1731)年,瑞典东印度公司成立。也如丹麦和奥地利公司一样,向公行租借土地建筑工厂。”(《茶叶贸易学》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91年版,陈椽主编)

     外销管理体制和外销企业的建立,无疑为松萝茶输出海外搭设了起跳平台。

     钻天洞庭,遍地徽商。徽州本就是商帮众出的要地,徽商称雄明清两代,流寓大江南北,足迹涉及广州更是毋庸置疑。有关徽州茶商在广州业茶的历史记载,在古籍中屡见不鲜。如《歙事闲谈》云“歙之巨业商盐而外,惟茶北达燕京,南及广粤,获利颇赊。其茶统名松萝,而松萝实乃休山,匪隶歙境。” 歙县茶商江有科,字静溪,在家乡收购茶叶,加工后运往广州,生意红火,便在广州兴造别墅,另娶房妾,更是其中典型的个案。再如《婺源乡土志•风俗》云“我婺物产,茶为大宗,顾茶唯销于外洋一路。”又《婺源县志》云“詹世鸾,字鸣和,庐源人。资禀雄伟,见义勇为。佐父理旧业,偿夙逋千余金。壬午贾于粤东,关外遭回禄,茶商窘,不得归,多告贷,鸾慷慨资助,不下万金。”这里介绍的詹世鸾就是后来著名铁路工程师詹天佑的祖父。还有“程锡庚,尝在广东贷千金,回婺贩茶,一路资给难民,至饶州资尽。”休宁茶商汪镗“去海上业贾,息钱恒倍。”类似记载,在徽州的典籍中不胜枚数。徽商行走广东,当地称为"漂广东"、"发洋财",以致徽州当时流传着一句这样的谚语,“广东贩茶发财,如去河滩拾卵石",说明经营茶叶获利颇丰而且容易,因此徽州茶商纷纷奔赴广州逐利争富。

     据考,外商来广州采购最多的茶叶是福建武夷山茶和徽州松萝茶。如《广东十三行考》云:“茶叶一项,向于福建武夷山及江南徽州等处采买,经由江西运入粤省。”据陈椽先生考证“康熙四十一年(1702),英国市面对茶叶急需,在浙江舟山岛上设立贸易站,该公司令船载要装满茶叶,其中分配松萝茶三分之二,圆(珠)茶六分之一,武夷茶七分之一。” (《茶叶贸易学》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91年版),这是松萝茶出口的最早文字依据。另有史料记载,康熙年间番禺茶商老板张殿铨,在广州城西十三行(街)自设隆记茶行 专营安徽茶,“会有中伤之者,避地苏州,日与皖浙茶商稔习,”“皖茶正皮珠雨松萝两种,得通守公发明制法乃倍有名。” 再据广州荔湾区档案馆提供资料显示:1740年,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账目中,就将出口茶叶分为武夷、贡熙、小种、松萝等10种。

     徽州茶运到广州路线主要是水陆兼程,先是经祁门顺水路至鄱阳湖,再到赣江,然后肩挑过大庾岭,到始兴县,再次继续走水路到曲江县,沿北江顺流到广州。所以嘉庆二十二年(1817)蒋攸锬在奏折中就说“闽、皖南人贩运武夷、松萝茶叶,赴粤省销售,向由内河行走。”

     传统名茶遇上外销兴旺的时代,徽州茶商又活跃在广州口岸,天时地利人和,所以当“哥德堡号”靠近广州口岸,开始大肆采购中国的茶叶时,松萝茶被采购装载上船,无疑属于理所当然之事了。

     日月如梭,斗转星移。1745年,松萝茶随“哥德堡号”触礁而沉没海底,二百余年后被打捞出水,竟然还散发着淡淡的茶香,这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 如今古徽州休宁县的松萝茶,仍旧香气馥郁,生机盎然,生产松萝茶的两家公司:松萝茶业公司、科兴名优茶厂除生产传统的松萝茶外,新开发的有松萝嫩毫等。

《徽州社会科学》2007年第6期  2007年6月28日  郑建新

关闭窗口 ]
友情链接  版权声明  关于我们  联系我们
安徽省茶叶行业协会版权所有  未经许可 不得转载
安徽茶叶进出口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
中国安徽合肥市政务新区祁门路1777号安徽合作经济大厦9007室
电话:0551-62635128 62652408 传真:0551-62654664 62654110 邮编:230022 Email:aticoc@ahtea.com
皖ICP备07005993号